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文章内容

张朝阳反思:应潜心做产品 成名太早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6-11-17 阅读:
  教训是成名太早了,人有点飘飘然,没有潜下心来做产品,这是失误。”在乌镇一个临水的二层茶楼里,张朝阳一条胳膊搭在木质窗框上,对第一财经记者这样总结他过去21年的最大遗憾。窗下绿色的河水流得异常缓慢,安静得让人不禁回忆与反思。
  21年前从美国回到中国创业,他是当时国内互联网最早一批创业者中的领军人物,被C端用户熟知的中国互联网历史也可以说是从搜狐那一批网站开始书写的。这两天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他刚刚过了52岁生日,他与马云同岁,只比马云小两个月。
  就像中学生去秋游,考了好成绩的自然满心欢喜、兴致盎然,成绩不理想的可能会心神不宁、没精打采。来乌镇参加互联网大会的企业大佬们也逃不开人性本身。丁磊仍旧一副逍遥乐天的笑脸,忙里偷闲不忘坐在河边看景喝茶,饶有兴致地与记者合影。背后是网易最新三季报超过60%的净利润增长,市值直逼京东。
  张朝阳
  张朝阳没有揣着一张分数不错的考卷来参会。搜狐三季报中,广告与游戏的业绩均出现同比下滑,只有搜索业务挺在那里。但他当天的心情似乎没有受到股价影响,在记者索要个人微信账号时,一身黑色呢子大衣+牛仔裤装扮的他大方地说,“别加微信了,我把手机号告诉你。”骨子里不善言辞的张朝阳这次表现得很亲和。
  但眼下的局面让张朝阳在资本市场上遭遇了一个尴尬期:发展视频就要花钱,一烧钱盈利就低、股价就跌,股价跌市值就缩水,“这其实是在美国上市的一个尴尬。”他说,“只能花钱使得我们产生爆炸性的机会,这样我们能够让盈利迅速起来。”
  如果搜狐控股70%的畅游没有上市,张朝阳可以把在游戏上赚的钱直接拿过来发展视频。但面对畅游一批小股东的利益,搜狐只能转变方式,在上个月向畅游借款10亿人民币。视频这场仗,看来他要打到底。
  事实上,华尔街并不会对亏损的公司一刀切。张朝阳也在采访中提到了亚马逊,一家曾经长期亏损却股价与市值齐高的西雅图巨头,美国投资人给予了这家靠技术驱动的互联网公司足够的耐心与看好。但对于中概股遭遇的“异乡误解”,并不只有张朝阳体会过。分众传媒的江南春也经历了一个从风光无限到黯然退市的过程,好在江南春号准了回归A股的脉,现在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已是另一番好光景。张朝阳透露,未来不排除公司部分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在国内互联网行业,但凡与政策强相关的领域风险都不会太小。出行领域的滴滴在过去半年经历了过山车般的监管经历可以为之佐证。两、三年前,“看美剧,上搜狐”深入人心,靠美剧吸引的广告也让张朝阳满意。但监管层随后对美剧的“规范动作”,再加上无底洞般的采购投入竞赛,让美剧这条路越走越窄。买一部剧要花一个亿,让张朝阳感觉这个行业疯了——只花自己赚的钱谁也撑不住。
  这时,在他当年留学的美国,一个靠《纸牌屋》名扬天下的在线影视付费网站Netflix让国内视频行业看到了柳暗花明的另一条路。张朝阳眼下把Netflix模式作为一个目标,缩减头部剧购买力度,转而大力发展自制剧,探索付费模式。事实上,从《匆匆那年》到《无心法师》、《法医秦明》等,搜狐在自制网剧这条路上走的比较扎实,但腾讯视频、优酷土豆、爱奇艺三家都背靠大树,导致行业竞争激烈,一个王牌IP产生的点击量与广告效应比潜心打磨一部原创自制剧来的更快。
  张朝阳押宝自制网剧,实际是想加强对“网生”年轻人群的影响,做年轻人爱看的内容,背后赌的仍是用户。从张朝阳的表述中不难看出他对这个群体的界定,“《煎饼侠》的成功只是造成一时的名气,那个(电影)不是我们的核心业务,我们还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看电影的人还是少数,大多数还是要呆在家里看剧。”尽管电影《煎饼侠》的票房超过11亿,为出品方搜狐贡献了可观的进账,但张朝阳不打算走电影这条路。而在他身边,马云、马化腾、史玉柱、贾跃亭都已深入布局互联网电影。从这点看,性格偏感性的张朝阳在战略布局上是谨慎而稳重的。
  他认为自己这次看清了方向。在近期举行的“2017搜狐WORLD大会”上,他称搜狐正在转向工程师和产品型公司,致力于从资讯和娱乐方面为用户创造价值。资讯和娱乐的主力分别是搜狐新闻客户端和搜狐视频。张朝阳摆出了一副进攻的姿态。
  O2O和互联网金融火起来时,张朝阳不以为然;现在直播又火了,他仍不以为然;对于一天可以产生1207亿交易额的电商,他压根儿就没想过去做。他关注的究竟在哪儿?他20多年互联网圈一路走来踩对了哪些步点?
  他看重的是信息层面的事。他会饶有兴致地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庆幸自己1995年回国,从做搜索到做门户,找准了互联网的步点,“其实导航(HTML超链接)这件事几乎我是跟雅虎的杨致远同时发现的。”但他也会自省,由于疏忽或不太勤奋,丢掉了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的先机,让微博和微信后来崛起。
  美国总统大选喧嚣褪去,坚定看好希拉里胜出的张朝阳猜错了。但70岁了仍活跃在政坛的希拉里给了他信心,“一个70岁的女人可以如此,那我们这些都是年轻人对不对?”2016年,张朝阳减少了跑步的频次,“去年跑的太狠了”,他转而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公司层面,做出了一个再出发的起跑姿势。
上一篇:独角兽们又将何去何从 印度科技泡沫即将破裂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